當前位置:首頁 > 專區 > 今日推薦 > 2019

父子的癡迷之路

發布日期:2019年11月13日   文章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作者:
[打印本頁]【字體大小:

  孫女轉到汕頭醫院進入急診室后,林廣宏還要求兒子林杉燧在門口背李洪志的“經文”,祈求“法身保護,渡過難關”。在醫生的精心治療下,林廣宏孫女一天天好了起來,但因為延誤最佳治療時間而導致病情惡化,留下了說話口齒不清的后遺癥。

  有的人,向往天堂,一路狂奔,方向卻是地獄;有的人,一路從容,活在當下,收獲的是內心的安寧。

  林廣宏、林杉燧父子出生于廣東省揭陽市惠來縣,林廣宏父子如果能夠腳踏實地,辛勤付出,也應該是個幸福的三代同堂家庭。然而,他們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命運會發生如此大的轉變,這一切要從他們接觸“法輪功”說起……

  迷信“圓滿”,癡迷邪教

  1998年底至1999年4月期間,林廣宏的母親在廣州的女兒那兒學會“法輪功”后,回到家里自己修練。一段時間里,林廣宏看到折磨母親40多年的腿關節病好像減輕了。以前母親天天喊疼,一直沒停過看醫生、吃藥,也沒見好轉,曾讓他不勝其煩。母親對他說:“練功之后,感覺腿腳沒那么痛了。”林廣宏覺得很驚訝。1999年5月,在母親的鼓動下,他抱著好奇的心態拿起《轉法輪》看,不看則已,看著看著就一發不可收拾。林廣宏從小自卑懦弱,膽小怕事,迷信神佛,希望自己能夠強大、長生不老。《轉法輪》里面的“真善忍”“上層次”“圓滿”“一世可以修練成金剛不壞之體”等說法符合他的心態,得到了他內心的強烈認同。他竊喜自己找到了一條可以成就自我的道路,開始編織“修成金剛不壞之體,等待著去天國世界當‘法王’”的美夢。就這樣,林廣宏一步步地陷入“法輪功”組織精心炮制的美麗陷阱里不可自拔。

  識別騙術有一個原則,即“越簡單越可疑”。現實生活中,每個人都會遭遇生活的壓力,甚至有時陷入無能為力的境地。多數人都明白沒有一蹴而就的辦法,除了自身努力、尋求幫助之外,就只有放寬心態,耐心等待。可是別有用心的人會告訴你,他有一個簡單的、能解決所有問題的辦法。聽到這一類所謂忠告時,留一個心眼總是沒錯的。如李洪志說,練功學法就可以免除一切痛苦。相比起看醫生、吃藥打針做手術等待疾病痊愈,真是簡單到不能再簡單。問題是,肥皂泡雖美,但總是會破!

  人性扭曲,言行怪異

  癡迷修練“法輪功”的林廣宏人性漸漸扭曲,他一心沉浸在李洪志編造的各種謊言當中,與現實生活、人倫常理脫節越來越嚴重。以前,他謙虛忍讓,性格溫和,勤勞淳樸,對父母有關愛,對家庭有擔當。修練“法輪功”后,林廣宏總以“大法弟子”自居,想著自己成佛成仙,變得自私自利,自以為是。他認為自己快要修成“可以長生不老,在天國世界掌管眾生的‘法王’,想要什么就有什么”,絲毫聽不進鄰居、朋友的意見。在李洪志“生你元神的母親才是你真正的母親”“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練不了”“造成有病和所有不幸的根本原因是業力”等歪理邪說的威逼利誘下,林廣宏變得寡情薄義,不但對親戚朋友情感冷淡,對子女的供書教學也毫不關心,連父母生病了,也認為是在還“業債”,不愿帶父母去看醫生。每年清明祭拜先人,林廣宏總是避而遠之,他認為“大法弟子是高層次的人,拜逝去的人會將他的陰魂沖走,對他不好”。他把李洪志所說的“現在的任務是抓緊時間修練,只管去修,功在師父,師父會把最美好的、你都想象不到的美好給你”這樣無比美妙的前景,作為自己心里唯一追求的目標,一心一意就想修成“圓滿”,等待著去“天國世界”做“法王”。當地村民談起林廣宏家,也是直搖頭:“村子里就只有他們家修練“法輪功”,怎么勸都不行,不理不睬,村里的人都很討厭他們,說放著什么不好好做,非要弄這些歪門邪道。”路上碰到林廣宏,大家都唯恐躲避不及。

  林廣宏一心認定了“法輪功”的好,不但與親朋好友漸行漸遠,把親朋好友的善意勸言當作是干擾他修練的“魔”,還向親人“傳經說道”。1999年上半年開始,林廣宏大肆向二妹、四妹弘法,說修練“法輪功”可以祛病健身,經常組織她們在家習練。兩個妹妹本來就沒什么文化,想著自己的親哥哥不會害自己,也就跟著修練起來。后來因為各自的丈夫強烈反對,甚至不惜暴力相向,才不得不停止修練。妹夫家里人也對林廣宏的做法極度反感,從此之后,兄妹幾家之間也極少來往。為了勸阻林廣宏,他父親、小妹和妹夫都曾試圖說服他,但林廣宏全然不顧,心里還替他們難過:“等著瞧,你們沒有福分,等末日淘汰后就知道后悔了。”看著兒子整天不務正業,神神叨叨,他父親氣得大罵:“忤逆不孝。”說起自己的兒子,85歲的老人家也不禁老淚滿襟,反復說:““法輪功”是害人的,“法輪功”是害人的……”林廣宏的岳父知道他修練“法輪功”后,巍顫顫地走過來,一邊流淚一邊勸,林廣宏不但不為所動,心里還為岳父誹謗“大法”而不滿,試圖對他講“真相”。無奈,道不同不相為謀,雙方都覺得對方無可救藥,此后也甚少來往,就連大舅子出殯,林廣宏也不參加。林廣宏整天活在“法輪功”編織的美夢中,做著令親者痛心的事。

  違法犯罪,死不悔改

  1999年7月,國家依法取締“法輪功”組織后,林廣宏不但沒有迷途知返,心里反而憤憤不平:“這么好的功法不被傳播造福人民,是天無眼,是政府打壓。”此后,他內心便悄悄地盤算著如何為“法輪功”討個說法。2000年6月中旬,林廣宏看到李洪志“經文”中說到“破壞大法的只是一小部分惡勢力”“頂著壓力走出來證實法的弟子是偉大的”,他心潮澎湃,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再不出去證實法就晚了。”他當即與妻子商量決定要出去證實法。6月24日晚,夫婦倆趁著晨露未干偷偷出門,與其他功友一起登上了駛往北京的列車,做出了違法違規的事情,被公安機關拘留,遣送回當地。

  這次拘留沒有讓林廣宏吸取教訓,他反而認為這是政府的打擊壓迫,內心對政府增加了更深的怨恨。為了盡快修成“圓滿”,他不遺余力地跑出去講“真相”。他從妹妹那里拿回宣揚“法輪功”的小冊子、“神韻光碟”以及標語,有時明目張膽地送給親友,有時趁著晚上月黑風高偷偷跑出去放在其他村民家門口。在廣州與兒子一起開電話超市時,林廣宏在零錢上寫上“法輪功”標語,利用兌換、找零散發給別人或者找機會與顧客搭訕宣揚“法輪功”。他以為這是向世人講“真相”,是“普度眾生”做好事。然而,顧客知道他修練邪功,就像見了瘟神一樣,唯恐躲避不及,對這些所謂真相幣,也紛紛要求林廣宏退換。從此他的電話超市生意一落千丈,最后不得不關門而終。林廣宏在“法輪功”網站上看到李洪志新發的一篇“經文”,里面說“走出來你就走出來了,走不出來就淘汰你”“救著眾生還要否定舊勢力的那一套干擾,一路也都是這么過來的,反迫害救眾生中成就著大法弟子,走好自己最后的路吧”。他再次欣喜若狂:“自己修練了這么多年,等了這么久,現在時間到了,在關鍵時刻,要做點事情好好表現一番,讓師父看到自己心性的提高。”他連續兩個晚上跑到廣州市天源路、廣園路的天橋底下用油漆噴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等10多條標語。

  向兒傳法,拉入邪教

  林廣宏練功后,整天忙著看書、打坐,再沒時間和精力去管孩子。有時候也向3個兒子講“法輪功”的“神奇”,他想:“一人練功,全家受益,兒子們趁早修練,說不定哪天就得‘大圓滿’,自己也是功德無量。”兒子林杉燧從小就喜歡聽神佛妖魔故事,在聽林廣宏吹噓李洪志“是宇宙唯一主佛,8歲得上乘大法,具有大神通,有搬運、定物、思維控制、隱身‘四大功能’”時,心里羨慕不已。他心想:“要是自己也能修有這般法術,該多好。”在這樣的環境里,在父親的蠱惑和帶動下,懵懵懂懂的林杉燧也開始修練“法輪功”。

  法國啟蒙思想家、哲學家盧梭在《懺悔錄》中說道:“兒童第一步走向邪惡,大抵是由于他那善良的本性被人引入歧途的緣故。”林杉燧從接觸“法輪功”那一刻起,就注定了他的童年是悲哀的。1999年,林杉燧13歲,在鎮上讀小學五年級。窮苦孩子早當家,生活的貧苦沒有讓他消沉,反而讓他更加早熟。林杉燧在學校聰明好學,禮貌待人,在家里乖巧懂事,早早就為父母分擔家務、照顧弟妹,但他對父親心存恐懼。林廣宏每逢在外面受到欺凌或委屈,回家里便把氣撒在孩子身上,輕則責罵,重則痛打。林杉燧在父親的影響下接觸“法輪功”后,感覺自己找到了一個可以變得更強大的方法,便一心把自己封閉在“法輪功”的虛幻里。從此他再也無心向學,成績一落千丈,性格也由之前天真活潑、經常與同學玩耍,變得沉默寡言,孤僻消沉。老師見到他變化這么大,家訪知道他修練“法輪功”后,苦口婆心多番勸說,不但未能把他挽回,還被林廣宏責怪說老師是干擾他們修練的“魔”。老師最后也只能搖頭嘆息:“這么好的一個孩子就這樣被毀掉了。”

  隨著年齡增長,林杉燧越發相信“法輪功”的歪理。在李洪志宣揚“天體的變化,人類的發展,一切都不是偶然的。人類社會的動向都是歷史的安排,是天象帶動下出現的”,“其實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在無數年以前就已經安排好的了”等“經文”洗腦下,林杉燧堅信這個世界由神操縱,再怎么努力讀書、奮斗也是無用,唯有加緊修練精進,提高層次和心性,才能獲得師父青睞。他再也沒有心思讀書,考試成績直線下降,最后在初二時放棄學業,結束了求學生涯。

  2002年走上社會的林杉燧先后到了深圳親戚家住和到汕頭、廣州的工廠打工。當時國家已經依法取締“法輪功”邪教組織,社會上形成了反邪熱潮,不少原“法輪功”修練者及時醒悟,回到正常生活。但林杉燧依然認為“是政府怕“法輪功”威脅到政權,才打擊弟子修練”,所以內心一直沒有放棄。在親戚家及打工期間,林杉燧都是偷偷躲在廁所練功,他提心吊膽,擔心被別人知道。終究紙包不住火,工友知道后向廠老板反映,林杉燧最后只能收拾包袱走人。在外面打工的日子里,林杉燧不僅自己習練“法輪功”,還和親屬一起外出講“真相”。2005年4月,他和弟弟、四姑騎著自行車,晚上出去偷偷張貼標語;同年10月,他又和二弟用紙寫了100多張關于“三退”的標語及所謂護身符出去散發或悄悄塞進別人家門。

  父子練功,共同癡狂

  2007年,林杉燧在廣州打工期間,認識了一個善良溫柔的女孩。戀愛的甜蜜讓他幸福滿溢,但他內心同時苦惱不堪——他不敢對女朋友說自己是“大法弟子”。他知道女朋友非常反對“法輪功”。那段時間,林杉燧確實收斂安分了不少,老老實實打工掙錢,在女孩子面前表現正常而且充滿了朝氣活力。結婚后,林杉燧第一次感受到責任和擔當,他也想過要改變自己這種生活狀態,和妻子好好過日子。于是,他開始計劃自己未來的生活,千方百計找門路做生意,用勤勞雙手創造自己的幸福。逐漸地,生活開始殷實起來,隨著女兒的降臨,一家子幸福而快樂。

  正當林杉燧躊躇滿志、有些成就感時,父親林廣宏的到來讓他再次陷入萬劫不復之中。當時林杉燧在廣州承包了一家快餐店,夫婦倆起早摸黑,勤快熱情,生意很是紅火。女兒出生后,因為沒人照顧,便叫父親上來幫忙。林廣宏到廣州后,一邊照看孫女,一邊與一些老鄉功友聚集,傳遞“經文”,交流練功心得。他見兒子整天忙于生意,極少練功,看在眼里,急在心頭。一天,他悄悄地把兒子拉到一邊說:“杉燧,你千萬不要放棄練功啊,師父已經說得很清楚了,人類社會不可能這樣發展下去,人類面臨毀滅,不抓緊修練,錢賺得再多,到時也是一場空,命都保不住還要錢有什么用,你之前有這么好的基礎,放棄了多可惜啊。”父親一番“語重心長”的話,讓林杉燧平靜的內心再次泛起了波瀾。

  “法輪功”就是一種精神鴉片,從腐蝕一個人的意志開始,最后吞噬一個人的靈魂。林杉燧在父親的勸說下,又重新回到了“法輪功”里面。他一有時間就和父親打坐練功,家里大小事務全壓在妻子柔弱的肩膀上,甚至連自己的小孩也懶得照看。一天晚上11點多,妻子忙完店里的生意回到家里,看到林杉燧和父親在房間里打坐練功,小女兒在旁邊的小推車上哇哇大哭也沒人理,便指著他們說:“孩子哭得那么慘,你們也不哄一下,還是人嗎?”說完在林杉燧背上推了一下。林杉燧本來在練功時聽到女兒哭聲心煩,認為是一種干擾,也是一肚子火,還聽妻子指責自己,破壞自己練功,二話不說狠狠在妻子大腿上拍了一巴掌,兩個人開始扯打起來。林廣宏在旁邊勸架邊指責:“我們練功,你也受益,是為這個家好,你不信就算了,不要干擾我們。”林杉燧的妻子見他父子倆瘋瘋癲癲的,勸也不行,罵也不行。母親叫她離婚,但無奈她心里放不下嗷嗷待哺的女兒,也只能打碎牙齒把苦往肚子里吞。她事后回憶說:“我之前認識的林杉燧很有活力,很積極向上,練“法輪功”后,變得寡言消極,好吃懶做,自私自利,自以為是,除了練功,對什么都沒興趣,整個人都頹廢了。”

  瘋狂父子,孫女遭罪

  2009年 11月的一天,孫女突然發燒咳嗽。林廣宏第一時間想到的不是帶她上醫院看醫生,而是深信李洪志所講的“消業祛病”歪理,認為孫女生病是在“消業”,有師父“法身”幫孫女凈化身體會好的。于是,他在孫女旁邊盤腿打坐,自言自語地背起《轉法輪》和“發正念”。一遍又一遍,一天又一天,到了第5天,孫女病情不但沒有好轉,反而變得更加嚴重了。這時候林廣宏才慌了神,抱起孫女去看醫生。醫生說要去大醫院檢查,于是又轉去惠來縣人民醫院。治療了3天后,醫生告訴他孫女肺部積滿了膿水,已幾乎張不開了,這里沒辦法,必須轉到汕頭市大醫院做手術治療。當時8個月大的孫女已經臉色蒼白,奄奄一息,不但需要借助氧氣機呼吸,還要用針筒從背部打進肺里把膿水抽出來。更為荒唐的是,孫女轉到汕頭醫院進入急診室后,林廣宏還要求兒子林杉燧在門口背李洪志的“經文”,祈求“法身保護,渡過難關”。雖然在醫生的精心治療下,林廣宏孫女一天天好了起來,但因為延誤了最佳治療時間而導致病情惡化,留下了說話口齒不清的后遺癥。可笑的是,林廣宏父子倆還以為是自己“發正念”求得師父的“法身”保護才讓孫女脫離危險,逐漸康復的。

  然而,年幼孫女的悲慘命運并沒有因此停止。2010年初,林廣宏在房里打開手機聽李洪志的講法錄音,讓孫女獨自在地上爬玩。當他全心投入、物我兩忘時,突然聽到孫女凄慘的哭聲。林廣宏回過神來,發現孫女碰倒了桌子旁邊的熱水壺,熱氣騰騰的開水灑滿了雙腳。他六神無主,一邊打電話叫媳婦回來,一邊把孫女穿的襪子脫下來,誰知,孫女稚嫩的皮膚粘在襪子上一并撕了下來,孫女哭得撕心裂肺。后來,孫女的雙腳和大腿雖然經過醫院治療痊愈卻留下了一大塊難看的燙傷疤痕。林廣宏不但不收斂,還把孫女發燒、燙傷的原因歸咎于媳婦不相信“法輪功”,干擾他們修練,小孩才沒有受益,要不然小小的咳嗽發燒根本就不用看醫生吃藥,也不會被開水燙傷。

  活在愚癡顛倒迷夢中的林廣宏父子倆有時候為了“救度世人”,晚上偷偷跑出去散傳單、貼標語,利用找零、坐公交車機會散發“真相幣”。2012年5月下旬的一天晚上,林杉燧和父親找到一份李洪志的“經文”,看到里面李洪志講到“正法走到了最后,沒有被救度的,在這個期間大法弟子講真相不聽的,或者是講了真相沒有明白過來的,那也就沒有機緣了,對于沒能救度的生命,那也就只能那樣了”時,父子倆內心惶恐不安,睡覺輾轉難眠,心想:“世界末日即將到了,如果這時再不走出去講清真相救度世人,就真的要面臨毀滅了。”于是父子倆不顧家人的苦苦哀求和勸阻,一起出去張貼標語,最終未逃過法律的制裁。

  回首往事,感嘆唏噓

  古羅馬哲學家馬可·奧勒留說過:“拋棄種種心念,你便可獲救;又有誰阻止你把它們拋棄?”林廣宏父子受到制裁后,終于可以靜下心來好好看看書,反思自己這些年來的所作所為。他們逐漸對“法輪功”有了清晰的認識。林杉燧回想自己走過的路時說:“自己就是李洪志的一個棋子,任其擺布,修練這么多年,我得到了什么?事業沒了,親情淡了,人心壞了,親人痛了。”林廣宏在寫給他老父親的一封信里說:“父親,我對不起您!我非常后悔!當初不聽您的教育才有今天的下場,給家庭帶來了很大的痛苦,現在明白“法輪功”是不能相信的邪教。”

  時過境遷,現在父子倆坐下來回想那段癡迷“法輪功”的日子,既揪心后悔,又無限感嘆唏噓。這正是——

  幾分執著幾分癡,

  亦魔亦幻亦泡影。

  轉眼成空終是夢,

  半生淚水半生痛!

  (文章節選自《36名邪教親歷者實錄》)

  《36名邪教親歷者實錄》是由廣東省委政法委牽頭,廣東省社科聯、省反邪教協會協調省監獄管理局、省戒毒管理局等單位編寫的首部以詳實豐富案例為主的反邪教警示教育書籍。廣東省委領導林少春同志為該書作序。此書是廣東省35名反邪教工作人員和志愿者花了一年多的時間和心血,從近萬個邪教人員受害案例中篩選了幾百個有代表性、有說服力的案例,經過反復集體討論,又從中挑選了100個案例進行深入走訪,在征得當事人同意后,精選并編寫了36個案例,加上專家深入點評和近半年時間的編輯整理后最終形成。該書已列入廣東省“七五”普法讀物,由南方日版出版社出版,目前已發行5萬冊,免費發放省內各地各部門,供宣傳學習之用。

 

《36名邪教親歷者實錄》封面、封底 

(責任編輯:徐虎)

反邪教網群

合作媒體

關于我們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9001086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28087號
重庆欢乐生肖万位走走势图 吉林时时彩官网 梦幻五开化圣赚钱 蚂蚁金服靠什么赚钱 广东11选5三技巧 那些网站图片处理可以赚钱 欢乐生肖开奖规律计划 股票涨跌幅排行榜 个人可以在趣店赚钱吗 河南十一选五开奖 百度云资料赚钱 金沙棋牌游戏平台 怎么玩转支付宝赚钱6 山东群英会中奖奖金 贵州十一选五历史遗漏数 二十多女生做什么生意本钱小赚钱多 手机奔驰宝马赢钱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