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專區 > 今日推薦 > 2019

一名全能神“牧師”的懺悔

發布日期:2019年10月31日   文章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作者:
[打印本頁]【字體大小:

  直到后來,我在全能神組織里也當上了“牧師”這個角色,才知道不單單這個牧師是假的,連旁邊的兄弟姊妹都是假的。可惜當我知曉這一切都是“得人”手段的時候,已經被改變成為他們賣命的死士,不曉得自己就是這樣一步步滑入邪教的深淵的。

  我叫王芳,男,現年39歲,初中文化,廣東省南雄市人。我于2006年開始參加基督教家庭教會,2010年被拉攏并加入全能神組織。由于相信全能神,我不顧家人反對,疏遠家人,幾乎奉獻了自己所有的錢財,更可悲的是將女朋友也拖進全能神泥潭。為了侍奉神,我們放棄了結婚,她甚至為了信神而墮胎。一個原本幸福的家庭被全能神害得七零八落,令人唏噓。

  我本信基督

  我出生在農村,家境貧寒,在這樣的環境下,我慢慢有了自卑心理,性格也變得越來越內向。因為家里貧窮,我上學比同齡人要晚得多,初中畢業后就沒再讀書了。在那種貧困和封閉的環境下長大,家人最擔心的是我走上社會后適應不了外界的生活,沒有什么分辨能力,在生活上處處碰壁。

  2005年12月,我落腳在中山市坦洲鎮。圣誕節臨近,聽別人說節慶時圣誕帽比較好賣,我就進了一批貨去擺地攤。一個龔姓阿姨看我在賣圣誕帽,就跟我談起圣誕帽的來歷。當時我對這個不是很了解,也不是很感興趣,只是覺得聽來打發時間也無妨,那阿姨就自顧自滔滔不絕地談了很久,我才開始知道這是基督教的一些故事。從那以后,只要有時間,龔阿姨就來我擺攤的地方講《圣經》里的故事,講信耶穌的種種好處,漸漸地我被里面的人和事吸引了,我想:如果有這么好的神,能得到神的庇護,那么信一下也不會有損失。

  2006年3月的一個星期天,我禁不住龔阿姨的說動,跟著她去了珠海一個家庭式的教堂。教堂能容納60多人。那是我第一次聽牧師布道,我清楚記得那天楊牧師講的是約瑟的故事,他講得特別生動。楊牧師等別的信徒走后,特意把我留了下來。

  楊牧師問我:“你了解世界上的宗教嗎?他們都有什么不同?”我搖了搖頭。于是楊牧師耐心細致地跟我講了幾大宗教的來源和區別。楊牧師才三十幾歲就知道如此之多,講的道理簡單易懂,我打心底里佩服他,而且他還那么有愛心,講課布道也沒有收我的錢。從那以后,我就信了基督教,星期天有時間就跟著龔阿姨一起去聽布道。

  做多了禮拜,我慢慢地開始懂得基督教的事情,聽說了神是怎么愛世人的,因為耶穌基督的博愛精神,世界才有了醫院、紅十字會,以前不知道醫院的紅十字架標志是什么意思,通過了解,知道了都是在紀念耶穌基督的愛。特別有時牧師講完后,讓那些信徒分享他們的經歷,說他們家遇到怎樣的難處,禱告耶穌就能解決,使我更相信耶穌就是真神,我的心情也慢慢有了好轉,對人生也有了希望。后來由于種種原因,就很少去做禮拜,只是偶爾看《圣經》、禱告。信耶穌很簡單,只要心里相信、口里承認就可以,不一定要去做禮拜的。

  錯愛邪神

  人生的道路往往會因為一些不經意的選擇而發生改變。2010年3月,我再次碰見龔阿姨,好久不見,她更是熱情,噓寒問暖的。龔阿姨關心地問我:“為什么這段時間都沒有看到你去做禮拜?是不是有什么困難啊?要是有困難的話跟阿姨說,我們都是教會里面的兄弟姊妹,大家應該相互幫忙的!”

  龔阿姨說:“你還記得楊牧師吧,他的一個老鄉從河南過來,講道特別好,他老鄉來一段時間就會走,這個星期天會有布道,你也一起去聽聽,保證你能更加明白神的心意,得到更好的庇護!”

  龔阿姨還說了,楊牧師的老鄉陳牧師講道很新穎,能讓人耳目一新,聽得更加明白,非常熱情地叫我一定要去聽聽,后來我就答應了。星期天一早,天空陰陰沉沉的,好像很快就要下雨,看到這樣的天氣我不大想出門,但是想到已經跟龔阿姨約好了,不去不太好,就拿起放在門邊上的那把傘出門了。不知道為什么,直到現在我都對那把傘記憶猶新,那是一把深藍色的折疊傘,傘邊沿還有一條細細的彩色花邊。或許是因為那天對于我的人生來說是一個轉折點,所以才會對一些細節記得特別清楚。那時的我根本就不知道龔阿姨早就加入了全能神,我是她“傳福音”拉人的對象。現在回想起來,如果當時我打電話拒絕龔阿姨的那次聚會,我的生命道路也許會有所不同。

  我覺得陳牧師講得特別好,很實際。晚上,龔阿姨打電話給我:“這兩天陳牧師還會給人講《圣經》,但是很快就要回去了,機會難得,我們再去聽聽。”想到她那么熱情,況且自己也想去聽聽,我就答應了。第二天,在小區門口,龔阿姨和另一個女的早早在那等著,龔阿姨讓我跟著她走,但不是去教會的那個方向。我好奇地問:“不是去教會嗎?”龔阿姨說:“今天陳牧師只給我們幾個福報深厚的人布道,換一個小點的地方。”我也就沒有太多懷疑,跟著她們進了一個陌生的小區里面。屋里有好幾個人,都不認識,只見過那個陳牧師,在場的人很熱情地和我打招呼。

  陳牧師問我上次聽他講“耶穌與沙瑪利亞婦人的對話”聽得怎么樣,我說很好,很好理解。他又拿出《圣經》翻到馬太福音書,讀那些有關大災難的經文,如戰爭、饑荒、地震等等,然后問我們是不是現在的災難越來越多。陳牧師讀完經文后,頓了一頓,然后一臉嚴肅地向著我們說:“不是凡禱告主的人,都可以進天國,最主要的是你能明白天父的旨意,這樣你再照著他的意思去做,天父才稱許你。如一個廠里,今年你按照廠里的要求生產產品,那老板才喜歡你;如果明年廠里要做另一種產品,那你還是做出以前的產品,那老板怎么可能給你工資呢?”現在想想覺得好笑,把耶穌比作工廠老板也就只有邪教才想得出。可是當局者迷,當時就是覺得這個牧師布道新穎,容易接受,還和自己的想法不謀而合,感覺自己都有點飄飄然了。

  可是我還是有些疑慮,就問:“但是我們怎么知道天父的旨意呢?《圣經》里有沒有談神末世的旨意?”“從各種災難中,都可以說明耶穌再次來了。”有人反問:“就算來了,也沒有人能知道啊,因為經文中說得很清楚明白,沒有人知道末日何時來臨,耶穌講‘那日子,那時辰,沒有人知道,連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唯獨父知道’。那怎么樣才能知道呢?”陳牧師有條不紊,好像他一早知道會有人這么問:“耶穌再來的確實時間是沒有人知道的,但是當他作工說話時就會有人知道的,就如耶穌與沙瑪利亞婦人的對話一樣,通過對話就知道耶穌不是普通的人,他作工時說的話就是不一樣,我跟你們講《圣經》和別的牧師講法一樣嗎?”我想了想,陳牧師確實不一樣,旁邊有人故作驚訝地問:“難道你知道耶穌來了?”“當然,如果不知道,我也講不出這樣的道啊!”陳牧師意味深長地笑著說。可是有人又提出質疑:“世界那么大,神再來會在哪個國家?你又根據什么說的?”陳牧師翻開經文:“‘閃電從東邊發出,直照到西邊,人子降臨,也要這樣,尸首在那里,鷹也必聚在那里。’中國是一個沒有宗教信仰的國家,所以神降臨在我們中國。”接著陳牧師又翻到“啟示錄”說:“全能者其實就是末世神的新名,經文說‘我是昔在今在永在的全能神’,神本來是沒有名的,只因為神的作工才取名,最后又得恢復神的名,但神是全能的,所以叫全能神最好。”

  緊接著,陳牧師一環扣一環地講出了神的三步作工,讓我感到只有信全能神才能蒙拯救,得永生,不信就會落入大災難中死亡。直到后來,我在全能神組織里也當上了“牧師”這個角色,才知道不單單這個牧師是假的,連旁邊的兄弟姊妹都是假的,就是為誆騙過來的新入會的人營造一個教會的氛圍,使其一步步墮入全能神設計好的圈套。可惜當我知曉這一切都是“得人”的手段的時候,已經被改變成為他們賣命的死士,不曉得自己就是這樣一步步滑入邪教的深淵的。

  荒唐邪事

  當人信仰了瘋狂,那么他必然會做瘋狂的事。后來在不斷的聚會中,我也越來越深陷泥潭,完全順服全能神,開始做各種各樣的荒唐邪事。

  信全能神要發毒誓和寫保證書。那時聚會,都有專人給我講該怎樣才能蒙神稱許,說中國是無神論國家必須要隱秘,這也是為我們好,如果公開了政府就會逼迫,那我們就沒有辦法信了。所以一般信徒要是說真相信,就要起誓、寫保證書,而且不準打聽別人的姓名、住址、工作、盡本分等情況。凡不寫保證書的人,都值得懷疑。還有那些國家干部要信全能神都要小心防備,不能讓他們知道太多,防止奸細混進教會,所以信徒都要寫保證書。當時我寫了一份保證書,大概內容就是全心全意地信奉、順服全能神,保守教會秘密。保證書交給小排長,小排長看了之后說:“光保證不行,你得發毒誓,誓言越毒就越能證明你的真心。”然后我又按照小排長的指示寫了另外一份保證書,發毒誓說如果違背全能神,愿意接受任何懲罰。

  信全能神不準多讀書。在不止一次聚會中,都談到讀書是現代社會的“撒旦毒素”。全能神教首趙維山的解釋是“小學和初中的文化,是人該學的生活常識,高中以上的都是撒旦的哲學,讀完高中就是一個小魔鬼成型了,讀完大學就成魔了”。很多信徒因此不讓自己的孩子讀書,聽一個河南的信徒說,他們那里的很多小孩11—13歲不讓讀書了,就開始傳福音,盡“本分”。

  信全能神只能愛神不能愛家人。全能神評價好人壞人的標準,就是看是否絕對順服。“或許你信神多年從來沒有咒罵過任何人,從來沒做過一件壞事,但你與基督接觸不能說老實話,不能辦老實事,不能順服基督口中的話,那我說你是世上最陰險毒辣的人。你對你的親朋好友,對你的妻子(丈夫)兒女與你的父母都特別友好特別忠心,而且從來不占任何人的便宜,但你不能與基督相合,不能與基督和睦相處。你就是把你的所有都救濟給你的鄉鄰,或你將父母、家室照顧得無微不至,我說你仍是一個惡人,而且是一個詭計多端的惡人”。就是說像正常人那樣關心家人、誠實守德,在神看來不是好人,只有按照神的話去做才是一個合格的信徒,才能蒙拯救,最終幸存下來。所以很多信徒為了滿足神,放棄工作,放棄家人,出去盡“本分”。這就是為什么信徒不顧親人的感受,不顧父母、子女將來會怎么樣的原因所在,這也是為什么全國各地發生災難信徒不捐獻的根本原因所在(都說捐錢捐物給災區,就是與全能神對著干)。我也是在這樣的“教導”下,不管親人怎樣需要我的幫忙,雖然特別想去幫忙但是也要忍著內心的痛苦說這是為了脫情感,這也是神安排的,看人到底是愛神還是愛自己的親人,只有忠于神才有活路。

  全能神不斷強調世界末日很快就要來臨,特別是到了2012年,上面發布了很多指令,聚會的時候也不斷灌輸世界末日馬上降臨的思想。那時候的信徒都相信2012年12月21日是世界末日,世界好像馬上就要毀滅似的。大家都想跟上神的作工,為的就是世界末日來臨時能夠得救。許多全能神的信徒都是請了長假甚至干脆辭掉工作全職出來傳福音的。那時信徒捐獻的錢財很多,也有很多人捐獻了電腦、衣物,也有人提供住房場所,當時在我家就放了很多衣服,有新有舊,說是很多外省的信徒信的時間長,當地本來就窮,加上今年災難多,所以要求我們信徒多捐獻衣物,后來放在我家的衣物都送走了。那時候聚會都說,現在傳福音,交“奉獻款”都是預備善行的最后機會,能否拿到通往天國的“通行證”,就看這最后的機會了,再不預備善行,以后想預備也沒機會了。全能神的話是這么說的:“不要保留自己的財產,時間不多了,獻上吧!別留了!”

  所有捐獻的錢財都被認為是獻給全能神與“被圣靈使用的人”的祭物,誰要是碰了,就會被定義為“猶大”。那時候最怕被扣上“猶大”的帽子,如果給定為“猶大”那可就麻煩了,因為全能神對付“猶大”會采取各種殘忍手段。這就是為什么全能神的教會中有“打手”,就是用來對付那些敢偷取“祭物”和出賣教會、出賣信徒的人。聽說河南有一個“帶領”職位的信徒偷了很多錢跑了,“教會”就派了很多人去追捕她,當時教會就對信徒說:“對這種人用什么手段都可以。”所以信徒再窮也不敢去偷用那些錢,也不敢說出教會里的事情來,就是害怕那些“打手”找上門來。雖然信徒用的是化名,我們不知道他們的名字,但是上面知道下面信徒的名字,所以我們特別害怕成了“猶大”,以前沒有去想這些問題,現在越想越心驚膽戰。

  獻盡所愛

  愛,本是世界上最珍貴美好的東西,但如果用錯了“愛”,往往就會以愛之名行最惡之事。

  當時我癡迷在全能神中,整個人都變了,工作也不像以前那么積極,整天就看全能神的書或者去參加聚會。母親很快就發現了我的異樣。一天,母親拉著我說:“兒子啊,你最近怎么啦?整個人都痩了,身體不舒服嗎?還是生活上遇到什么困難了?”我都是敷衍了事。后來一次,我參與聚會,大家一起討論怎么傳福音,一直商量到凌晨,回到家里已經是凌晨兩點多,客廳只開了一盞昏黃的燈。開門的聲音吵醒了在沙發上睡著的母親,母親厲聲問我:“你是不是去搞傳銷了,神神秘秘的,老是那么晚回來。我不準你去搞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我不耐煩地說:“媽,你發什么神經,我是蒙神祝福的人,都是在做著侍奉神的好事。你不要胡思亂想,也不要聽人亂講。”就把自己關進了房間,后來出來上廁所的時候發現母親沒有去睡,而是坐在沙發上偷偷抹淚。那時我癡癡地愛著神,雖然每天都能見到母親,卻又離她很遙遠。現在回想起來,真是不孝至極,但是當時的我根本就沒有體諒老母親的苦心,還覺得自己住在家里會影響信奉全能神,此后不久我干脆搬了出來。

  自從我搬離家后,我租的房也順理成章地變成了教會的接待地點。當時我除了定期給教會上繳“奉獻款”,還要負責每次教會活動的接待,解決活動的器材、飲食等等。

  那時我與女朋友相愛了,感情非常好,母親曾多次催促我抓緊時間與女朋友完婚,因為當時我已經30多歲了,我的婚姻大事也一直是母親的心頭大石。因為女朋友非常愛我,在我的影響下,她也加入了全能神。本來我們倆結婚的念頭非常強烈,后來,我們的想法就改變了,因為全能神給信徒灌輸的觀念是:婚姻是不重要的,只有愛神才是最重要的,而且婚姻會對你信神造成阻礙,不能全心全意地順服神。我們一直沒有結婚,每次聚會的時候也不敢與女朋友接近,生怕他人指責我們沒有全心全意順服神的權柄。

  2012年的一個晚上,女朋友告訴我她懷上我的孩子了,這本應該是一個值得高興的事情,我卻為此犯大愁。因為懷上孩子之后女朋友就不能像以前那樣盡“本分”,要是孩子出生了,我們勢必要為了照顧孩子失去時間自由,也不能全心全意地順服神。那一夜我輾轉難眠,內心痛苦掙扎著,最后我下定了決心。早上,女朋友起得很早,特意做了豐盛的早餐,說現在是一個人吃兩個人的份,必須好好補充營養。等她笑盈盈地吃過早餐,我拉著她的手說:“這個孩子我們不能要啊,我們是侍奉神的人,要犧牲自己的一切來順服神,孩子只會是累贅。”女朋友一下子拉下臉來,說什么都不愿意墮胎。最后,我狠心地對她說:“世界馬上就要毀滅,末日即將降臨,我們的孩子即使能生下來,但是他還不能為神盡本分,末日審判到來的時候他只能受神的懲罰,是要下地獄的啊!”女朋友愣住了,沉默半天,然后開始默默流淚,我知道她被說服了。

  那天我帶著女朋友到了市里的醫院,她全程默不作聲地看著我掛號、與醫生交談、在手術同意書上簽名、交錢。然后我把她送進了手術室。在等待手術的過程中,我腦子一片空白,只記得醫院里消毒水的味道特別強烈,周圍的人穿來走去。大約1個多小時后,女朋友出來了,臉色蒼白,走路有氣無力的。我趕緊上前,小心翼翼地扶著她坐下來。她突然很用力地抓住我的手說:“那是我們的孩子啊!”說完眼淚止不住地流下來,有一段時間,她呆呆地擦干了眼淚,喃喃自語:“孩子,我們將來在伊甸園再重逢吧!天國世界沒有痛苦也沒有悲傷。”

  ……

  我是一個不幸的人,曾經誤入歧途,加入了全能神,給自己和家庭帶來了無法估量的苦痛和傷害;同時,我也是一個幸運的人,在志愿者老何等人的耐心幫助下,我認清了全能神的邪惡本質,幡然醒悟,如今我已經開始新的生活。我曾經想過,如果我一直沉迷在全能神中,賠光自己的青春、前途、健康、家庭、金錢,我會淪落到多么可怕的境地。我為自己能夠從邪教中脫身感到慶幸,真心感謝那些幫助過我的人。

  邪教否定、反對人類正常的生活方式,包括以下幾個方面:一是否定工作,認為工作不重要,參與傳播邪教的活動是第一要務。在現實生活中,工作是每個社會成員相互分工合作、促進社會進步的主要方式。邪教對工作的否定,直接斷絕了癡迷者及其家庭的生活來源,間接影響整個社會的運轉。二是否定婚姻與家庭生活。婚姻與家庭是社會生活的最重要載體,承擔著人類生命延續和文明進步的重要任務。但是邪教否定夫妻性生活、否定夫妻之間的義務與責任、否定撫養孩子和孝敬老人的重大意義,其結果是摧毀人類文明的根基。三是否定社會及其運行規則。群體生活特征決定社會對個人和家庭的重要性。但邪教否定友愛同胞、和睦鄰居等,否定既有的道德和法律規范,認為邪教教主及其主張的教義才是判斷人類社會一切活動的終極標準,只允許信徒在其組織內過教主允許的生活。這些對人類自身的否定,是邪教反人類的具體表現。

  (文章節選自《36名邪教親歷者實錄》)

  《36名邪教親歷者實錄》是由廣東省委政法委牽頭,廣東省社科聯、省反邪教協會協調省監獄管理局、省戒毒管理局等單位編寫的首部以詳實豐富案例為主的反邪教警示教育書籍。廣東省委領導林少春同志為該書作序。此書是廣東省35名反邪教工作人員和志愿者花了一年多的時間和心血,從近萬個邪教人員受害案例中篩選了幾百個有代表性、有說服力的案例,經過反復集體討論,又從中挑選了100個案例進行深入走訪,在征得當事人同意后,精選并編寫了36個案例,加上專家深入點評和近半年時間的編輯整理后最終形成。該書已列入廣東省“七五”普法讀物,由南方日版出版社出版,目前已發行5萬冊,免費發放省內各地各部門,供宣傳學習之用。

 

《36名邪教親歷者實錄》封面、封底 

(責任編輯:徐虎)

反邪教網群

合作媒體

關于我們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9001086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28087號
重庆欢乐生肖万位走走势图 页游推广员真的赚钱吗 龙王捕鱼贴吧 排列5直播现场 最好的丰禾棋牌官网 晓游棋牌下载不了 今天河南十一选五 貔喜脉动棋牌下载 领卷淘宝开群怎么赚钱 手机赚钱怎么赚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官网 新疆时时彩开奖结果 平安银行赚钱吗 极速pk10 pt电子游戏户 公众号电影资源赚钱吗 好运快3必中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