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專區 > 今日推薦 > 2019

世界那么美 我差點看不見

發布日期:2019年10月24日   文章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作者:
[打印本頁]【字體大小:

  這個青光眼肯定是師父考驗我,現在是考驗面前見真性的時候。我決定不做手術,不顧醫生的勸告,急匆匆離開了醫院。回家的路上,我趁老伴沒注意,把醫生開的藥全部丟進了路旁的垃圾箱里。

  我叫劉傳華,男,今年63歲,是廣東省始興縣一個從業40多年的老裁縫。我原本有一個幸福的家庭,兒女孝順、子孫滿堂,憑著一手過硬的裁縫技藝,經營的小店生意一向很好,而且還培養了30多個徒弟。但自從我開始習練“法輪功”后,幸福的大家庭被我害苦了,我不僅把裁縫店生意推給了不懂裁縫技能的兒子、兒媳,還不肯再去店里做技術指導和幫忙,致使小店經營不善被迫轉行,家庭收入一落千丈,家庭矛盾重重。更可怕的是,由于癡迷練功用眼過度,我的眼睛視力越來越差,又因相信“法輪功”邪說長期拒醫拒藥,耽誤了手術的最佳時間,我差點再也看不見東西。

  初遇“法輪功”

  1999年7月的一天,我一早來到始興縣兒童公園晨練,看到一名中年婦女在草地上打坐練功,我覺得好奇,就在她旁邊站著觀看了一會兒。

  那婦女見我好奇,就主動過來和我打招呼:“這位大哥,我剛才練的是“法輪功”,是宇宙大法,全國有好多人在學。如果想學,我們免費教功。我姓馬,在絲綢公司上班。”

  聽她這么熱心介紹,我決定試一試。然后,這位馬阿姨就把“法輪功”的5套功法一一演練給我看。不久,我看見陸陸續續趕來了幾十人,他們在一個高大的老年男子帶領下集體練功。馬阿姨告訴我說那是縣輔導站朱副站長,想介紹給我認識。由于初次見面并不熟悉,我找借口推托了。

  隨后幾天,我每天早上準時來到公園晨練,在那位馬阿姨的教習下,逐漸學會了“法輪功”的一些功法動作。7月22日,我依然定時趕到公園鍛煉,卻見不著練功的人群了,我向別人打聽,得知“法輪功”在這一天被國家依法取締了。我不是很相信,趕緊回家打開電視看新聞,才知道這消息原來是真的。當時由于生意很忙,我也沒做多想,漸漸就把習練“法輪功”之事淡忘了。

  2006年初,我因牙痛找到了縣城的一家牙科診所看病,發現坐診的醫生好面熟,慢慢想起來這個人就是前幾年在公園教人習練“法輪功”的“法輪功”輔導站副站長,于是我主動跟他提起當年在公園見過他帶頭練功之事。相互介紹后,他告訴我他叫朱大龍。

  朱大龍問我:“你現在還有沒有練功了?”

  我告訴他:“自被取締以后,我就沒有接觸過“法輪功”了。”

  他對我說:“你這樣真是錯了,“法輪功”能祛病健身。圣王已來世,錯過悔斷腸。”

  由于年齡相當,又聊得來,他偷偷地向我介紹“法輪功”的好處,并送給我一本《轉法輪》和練功光盤、音樂帶。我當時有腰痛,身體不是很好,為了能夠祛病健身,回到家后我悄悄地把帶回來的資料看了一遍又一遍,并在家里打坐習練“法輪功”。

  練了一段時間后,我感覺身心似乎有了好轉。后來,我一有空閑時間就會偷偷去朱大龍的診所,找他交流練功心得體會。在修練過程中,我不知不覺就沉迷進去了,甚至想到通過練功成仙成佛。

  迷邪變性情

  習練“法輪功”前,我的裁縫生意一直很好,我通過勤勞的雙手打拼,建立了一個幸福而溫暖的大家庭。但自從我學了“法輪功”后,受“法輪功”的思想誘導,原本性格溫和、脾氣很好的我漸漸變得非常自私和無情。我天天把自己封閉在家里看書練功,一心只想著提高層次,對家庭的所有事務都不管不問,連裁縫店的生意也推給不懂裁縫技能的兒子、兒媳經營,也不管不問不教他們技能。有很多老顧客慕名而來找我訂制衣服,我都毫不客氣一一推辭,不再幫人裁剪、制作衣服,這樣的結果只能是將所有的客戶都得罪了。兒子、兒媳苦苦經營著裁縫生意,但是由于不懂裁縫技能,只好哭著求我到店里幫忙,求我每天抽一點點時間到店里指導他們裁剪,即使是這樣合情合理的請求,我都根本不理會。因為我那時心里已經裝著李洪志說過的話,“這輩子子女是前世的安排,并不是真正的子女”。不是自己的自然就不管了。

  由于我習練“法輪功”后性情突變,辛辛苦苦經營了40多年的裁縫店生意漸漸走向衰落,不到一年時間就被迫轉行經營,堆積了價值10多萬元的布料也無法處理,可是我那時一點也不覺得可惜。兒子、兒媳多次勸說我不要癡迷“法輪功”,我卻嘲笑他們這些常人不懂“大法”的奧妙。沉迷進“法輪功”后,親情被我一點一點撕破,父子之情基本被我斷絕。

  那時我的老伴因患“三高”,每月光吃藥花費就100多元。見她身體不好,我就想強迫她一起練,可她對“法輪功”沒有興趣,只是堅持去跳廣場舞。

  我對老伴說:“你跳廣場舞沒有用,你看你跳來跳去,還不是有高血壓、高血脂、高血糖,每個月都要花錢買藥吃,還不如跟我一起學法練功。”

  老伴拒絕我:“我才不學你的“法輪功”,偷偷摸摸、古古怪怪的,我們姐妹們一起跳廣場舞有說有笑的,開心又熱鬧。”

  老伴堅持不學“法輪功”,我心中很惱火。當時按照李洪志說的“不二法門,以法為師”,我霸道地待在家里打坐練功,不看電視、新聞,也不準老伴看,為此我幾乎天天和老伴吵架,原本和睦的家庭氣氛被我練功打破了。

  荒唐講“真相”

  那時候,我接觸了一些“法輪功”資料,看了之后感覺很震憾,誤以為那些資料所說的事都是真實的,特別是“法輪功”造謠的《蘇家屯活摘器官事件》令我對政府產生了不滿情緒。按照李洪志所講的做好“三件事”要求,我每天除了用大量的時間習練“法輪功”外,還按其所講的四個正點“發正念”,并想辦法出去講“真相”。

  2006年10月的一天下午,我拿著一份“法輪功”宣揚的“天安門自焚事件”資料,去我的小學同學周華生家講“真相”,正好我同學不在家,我就把這份資料給了他老婆。

  第二天,周華生特意找到我,把資料甩到我面前,生氣地說:““法輪功”已經被國家取締很久了,你還這樣搞,真是荒唐。這種明顯造假的資料我不想看,也不能要。作為老同學,我奉勸你不要相信“法輪功”的歪理邪說了,更不要去習練“法輪功”了。你若參加“法輪功”的活動,那可是違法犯罪的。”

  我不服氣地替“法輪功”狡辯:“你是個教書的,你當然認為國家政策好。我們“法輪功”弘傳全世界100多個國家,可是以真善忍為標準做好人,這有什么錯?李洪志傳的是宇宙大法,他是法輪圣王下世來度人的。”

  聽我狡辯完后,周華生冷靜地對我說:“你這樣沉迷下去遲早會走上犯罪道路的,我勸你還是早點清醒過來脫離“法輪功”,不要再去搞事了。你有那么好的裁縫技能,你不發揮自己的特長多去賺幾個錢為將來養老,反而想著做這些違法又沒意義的事,我看你的智商還不如一個3歲小孩。快點醒醒吧,不然以后后悔莫及。”

  周華生說完這些話就走了,可我心里還是不服氣,認為是他誤解了“法輪功”,根本就不懂“法輪功”的好。

  2007年元旦,我的徒弟劉明帶著禮物到我家看望我。茶水還沒燒好,我就遞給他一份“法輪功”宣傳資料和兩張“護身符”,并迫不及待地跟他講起“真相”來。

  我告訴劉明:“修練“法輪功”有祛病健身、消災免難等諸多好處,你回去后好好看看這份資料,想學的話隨時跟我學。”

  劉明聽了我的宣傳后用很困惑的眼神看著我,質疑地對我說:““法輪功”已經被國家取締多年了,你難道不知道這件事?“法輪功”所宣揚的資料都不可信,那些所謂神跡和特異功能不過是騙人的把戲而已,所以我不愿意習練,也絕對不會去接觸“法輪功”。”

  劉明臨走時,我那些向他宣揚的資料,他一份都沒有要。見兩次講“真相”都碰壁了,我有點心灰意冷,此后再也沒向他人講過“真相”。

  拒醫釀苦果

  在修練過程中,我被《轉法輪》所描述的“真修的弟子不會有病,不用吃藥”“地獄除名”“消災免難”等幻象吸引住了,于是更加癡迷“法輪功”,每天用在看書、看“法輪功”光盤和練功上的時間越來越長了。幾個月之后,我發現我的視力大不如前,眼睛看《轉法輪》和光盤資料都有些模糊了,我就想是不是師父在考驗我,我還要加強習練。此后我把鬧鐘從凌晨5點響調到4點,每天凌晨4點按時起床練功,并準點“發正念”,想要托師父的“法身”,讓我的身體好起來。可是我越努力學身體就越差,越“發正念”我的眼睛就越蒙眬。

  后來老伴發現我的眼睛有問題,見我看東西老是模模糊糊的,交代我找的東西總是找不著,就叫我去醫院檢查。而我認為自己沒有病,因為李洪志說過“大法弟子”是不會有病的,有他的“法身”保護著呢,所以固執著不肯去。老伴見說我不聽,就把兒女們都叫了回來,把我的情況一五一十告訴了大家。大家聽了她的話后認為我很不理性,輪流勸說我去醫院檢查,可我還是堅定地認為自己沒有病,并把他們都轟了出去,氣得老伴和女兒當場痛哭。

  女兒說服不了我,只好去找我三弟傳輝求助。

  三弟是個中學教師,他對我說:““法輪功”是邪教,已經被取締很久了,你還相信它干什么?你這樣是很危險的,你快去把眼睛治好,好好做生意照顧好家庭,你忘記父親是因為青光眼成了瞎子的嗎?”

  我對三弟說:“我與父親不同,他是常人,我是大法弟子,我學的是宇宙大法,現在走在成神的路上,我有師父李洪志的法身保護,不會和父親一樣瞎眼的。”

  三弟毫不客氣地對我說:“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父親有過這樣的教訓,你還執迷不悟,你再不去治好你的眼睛,將來眼瞎了連門都出不了,只能待在家里摸爬滾打。”

  聽到三弟說得這么嚴重,我很不耐煩地回應他:“我不會有事的,我的師父說馬上就法正人間了,到時候你們就會看到我圓滿成神!”

  弟弟、妹妹們得知了我的事,都陸陸續續趕過來勸我去看病。早已遠嫁他鄉的大妹敬群和小妹麗群,專程為此事分別從潮州和佛山趕回始興娘家,哭著求我別練“法輪功”,快去醫院檢查看看。可我就是頑固不化,拒絕了他們的所有勸說。之后,他們再來勸我,我就會惱火地將他們痛罵一頓。由此嚴重傷害了弟妹們的好心,此后弟妹們幾乎與我斷絕了來往。深陷“法輪功”的我,根本意識不到自己的問題,更不敢去想這一切的變化都是“法輪功”的毒害造成的。

  到了2007年2月,在修練這條路上越走越“精進”的我,這時卻再也看不清腳下的路,出門經常磕磕碰碰,有時還摔跤摔得鼻青臉腫。盡管老是摔跤,可我不敢往生病那方面去想,總是想著這是不是師父對我的心性進行考驗呢?如果是師父考驗我,那我就更要堅定信念修下去。

  老伴見我的身體狀況越來越糟,天天擔心得睡不著覺,三番五次哭著求我到醫院檢查。我很厭煩她哭哭啼啼、啰啰唆唆的做法,但又實在執拗不過,一周后便在她的陪同下來到了韶關市粵北醫院,經過眼科專家的詳細檢查,診斷結果是青光眼晚期,醫生要我趕快住院做手術。我心想這個青光眼肯定是師父考驗我,現在是考驗面前見真性的時候,我決定不做手術,不顧醫生的勸告,急匆匆離開了醫院。回家的路上,我趁老伴沒注意,把醫生開的藥全部扔進了路旁的垃圾箱里。

  回到家后,見我不聽醫生勸告,還故意把醫生開的藥都扔了,老伴越想越生氣,把兒女們都叫了回家,當著我的面數落我的不是,交代兒女們趕快強行帶我去做手術。

  2007年3月底,女兒怕我不“聽話”,怕我不肯去醫院或中途偷偷溜掉,特意請了一個星期的假,全程陪同我到粵北醫院。我很不情愿她們這樣做,認為自己是“迫不得已”,一路上埋怨她們浪費時間浪費錢,還說哪個醫生不是為了錢,把沒毛病說成有毛病,把小問題說成大問題,說醫生的話不可信。這一次,女兒不管我怎么啰啰唆唆,執意要陪我到醫院檢查治療。

  到醫院后,眼科醫生又一次對我的雙眼做詳細檢查,并根據檢查報告告訴我已經錯過了最佳的手術時間,再晚來10天眼睛可能就失明了。那次視力檢查左眼是0.15,右眼是0.1,就算當時做手術,也只能挽救最后一點點視力。在家人的強烈要求和監督下,我不得已在3月26日接受了眼科手術。手術后眼睛總算保住了,可我卻把治愈眼睛的功勞記在了李洪志的名下,堅定地認為是他的“法身”保護了我,期待在他的保護下能恢復視力。

  手術后我回到家休養,按照李洪志的“業力”論,我認為自己的青光眼不是病,當然還是不肯吃藥,老伴天天勸說我都沒有用,我把藥偷偷拿進廁所沖掉了。過了一段時間后,我發現我的視力依然很弱,只能看清3米內的人臉。我每天用大量的時間讀李洪志的“經文”,“發正念”,希望奇跡能發生。

  3個月后到醫院復查,醫生告訴我:“青光眼疾病要早預防、早治療,手術要越早做越好,你屬于青光眼晚期手術,由于你耽誤了做手術的最佳時間,又不配合吃藥,所以術后恢復效果并不理想,目前只能保住你0.1的視力,而且可能伴有其他后遺癥。”

  聽了醫生的結論,我頓時目瞪口呆,想不明白怎么會這樣。李洪志對我的“法身”保護去哪兒了呢?

  遲來的醒悟

  我很“精進”地修練“法輪功”,可是李洪志并沒有給我帶來益處。在女兒的強烈要求下,我在醫院做了詳細的身體檢查。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除了青光眼外,我還患有高血壓和靜脈曲張,特別是高血壓指標達到了高壓210 mmHg、低壓100 mmHg以上,難怪那段時間我老是頭暈眼花,身體狀態那么差。我百思不得其解,李洪志給弟子的承諾怎么一樣都沒有兌現呢?

  后來我在醫生、三弟、反邪教志愿者等人的反復教導下,漸漸醒悟過來。現在,我清醒地認識到《轉法輪》就是一部惡法,認識到李洪志所傳的“法輪功”根本就是假佛法,是害人功,明白了李洪志及其“法輪功”通過造假、造謠等種種惡劣手段欺騙、恐嚇、誘惑控制“法輪功”學員,達到為其所用、為其賣命等目的。

  如今,每當想起過去為“法輪功”所做的蠢事,我真是愧疚萬分,后悔不已。我是既可悲又可恨,可悲的是“法輪功”害我差點瞎了眼,我還執迷不悟,認賊作父,感恩李洪志這個惡魔;可恨的是我因為癡迷“法輪功”扭曲了人性,傷害了所有的親人,給他們造成了無盡的痛苦和煩惱,自己也因練功不肯看病,耽誤了做手術的最佳時機,落下了青光眼后遺癥。

  (文章節選自《36名邪教親歷者實錄》)

  《36名邪教親歷者實錄》是由廣東省委政法委牽頭,廣東省社科聯、省反邪教協會協調省監獄管理局、省戒毒管理局等單位編寫的首部以詳實豐富案例為主的反邪教警示教育書籍。廣東省委領導林少春同志為該書作序。此書是廣東省35名反邪教工作人員和志愿者花了一年多的時間和心血,從近萬個邪教人員受害案例中篩選了幾百個有代表性、有說服力的案例,經過反復集體討論,又從中挑選了100個案例進行深入走訪,在征得當事人同意后,精選并編寫了36個案例,加上專家深入點評和近半年時間的編輯整理后最終形成。該書已列入廣東省“七五”普法讀物,由南方日版出版社出版,目前已發行5萬冊,免費發放省內各地各部門,供宣傳學習之用。

 

《36名邪教親歷者實錄》封面、封底 

(責任編輯:徐虎)

反邪教網群

合作媒體

關于我們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9001086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28087號
重庆欢乐生肖万位走走势图 彩票站双色球合买 如今社会怎样赚钱 哈哈天天乐棋牌下载 足彩总进球奖金 内蒙古彩票十一选五 梦幻西游69mw怎么赚钱 河南十一选五预测 捕鱼来了光凌炮好用吗 10开赚钱 尚合彩票群 北京pk10人工在线稳赚计划 捕鱼红包版 卖真发票赚钱吗 超级大乐透走势图坐标9188 天天乐app下载 秒速飞艇彩投注平台